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同人][木日]對象限定

[對象限定]

  

  抱抱魔人的木吉x好想回家的日向

  BGM選擇錯誤變得超甜,不夠煩注意。

  

  

  日向覺得有點痛,這就是俗話說的視線會扎人嗎?

  

  被伊月那雙清澈的單眼皮細眼死盯著,日向不覺得有人能繼續沉默,但由於太明白主動開口的後果,日向死撐著,裝作若無其事將視線移向教室窗外。

  

  中學以來的交情可不是蓋的,日向太清楚伊月造成人心靈創傷的能力了,伊月莫名良好的眼力加上差勁的話術,總是可以說出日向最不想聽的話,而且逃都逃不了。

  

  「日向這幾天總是一下子就消失呢,有那個了?」伊月握拳後比出右手小指,再俏皮地搖動了一下。日向覺得感受到了文化衝擊,到底為什麼姑且是個斯文帥哥的人,要比出這種昭和時代中年大叔的手勢啊……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那種大叔性騷擾我也不知道。」日向迅速收拾書包準備回家。雖然不是對女孩子沒興趣,應該說他超有興趣的,超想和普通的可愛女生交往,因為普通的女生超可愛的,如果胸部大就更可愛了。但這個節骨眼上,日向只覺得被與事實相距太大的妄想刺傷,非常想逃跑。

  

  誠凜高中和其他學校一樣,為了讓學生專心準備考試,期考前一週社團活動是停止的。不能練習的日子來到第三天,伊月發現日向總是放學抓了書包就跑,忍不住想阻撓一下歸心似箭的日向。

  

  「我只是好奇嘛,要是有什麼讓誠凜的隊長大人在籃球上分心,那隊員們可是會哭的喔。」

  

  「才不會哭吧,吵死了。」

  

  放學時分兩個高中男生拉拉扯扯甚至互打都是家常便飯,被伊月的性騷擾搞得火氣漸漸上升的日向,動作開始稍微大了起來,在他衝著伊月大喊「就說我沒有女朋友,要到哪裡去找女朋友我才想知道咧!」時,有個怯生生的女生聲音從日向背後傳來。

  

  「那個……日向同學,有人找你。」不太熟悉的女同學指著門口,日向想著慘了,伊月則是滿臉的惡質愉悅,徹底的幸災樂禍。

  

  「日向~」高大的身體把教室出入口堵死,來的人是木吉鐵平。

  

  說好聽一點是溫和,難聽的說法是傻楞楞,明明外表是那樣人畜無害,但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腦袋卻徹底令日向不敢恭維。看到木吉,日向毫不掩飾地大嘆一口氣,露出極端厭煩的臉。

  

  伊月很開心地比出大拇指,轉頭面對日向說:「原來不是那個,是這個啊。」

  

  「這個?Good job?」木吉跟著比出大拇指,看向日向。

  

  「為什麼要我稱讚你啊!」日向火大拍落木吉的手,木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很遺憾似地說:「好可惜啊。」

  

  「可惜個屁你這巨大路障!」脾氣被徹底激出來,日向大吼後隨即奮力拖走木吉。

  

  在他們後方竊笑的伊月,很適時補上一句:「兩個人感情真好啊。」

  

  「唷、伊月再見啦~」

  

  「才不好!不要白天就做夢!」

  

  

  #

  

  兩個人走出校門,往車站方向移動。

  

  日向一副心情欠佳的樣子,不過和木吉獨處的時候,他經常是這種狀態。

  

  「說過不要來找我的吧?」

  

  「你晚到了呀。」

  

  「才五分鐘。」

  

  遇上木吉、日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怒氣,要是發飆個沒完總有一天會心臟病發,早就習慣這狀態的日向迅速恢復成沒事人的樣子,擺出冷淡的態度回應木吉的搭話。

  

  「啊……天氣真好呢。」

  

  日向沒有說話,完全無視身後的傻大個疑似站在路中間曬太陽的行為,快速向前走,過了幾分鐘才木吉才小跑步跟上。

  

  「不要無視我嘛。」

  

  「對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反應太浪費時間了,我已經累了。」

  

  沒有自覺說出中年婦女心境般台詞的日向,連回頭沒有就逕直走了。木吉也不怎麼在意,慢慢地跟著日向走。

  

  雖然很殘忍,但這就是腿長的差異,步伐不同。

  

  「今天奶奶他們參加老人會旅行去了,日向沒有我家鑰匙,先到也進不去喔。」

  

  「沒差,我知道備份鑰匙在哪。」

  

  「這樣啊。日向你這麼想去我家啊。」

  

  「是教練要我去看著你唸書,誰叫你放著不管就不知道會做什麼事,不然誰要去啊。」忍耐著不發作,日向的腳步重了五成,把不爽完全發洩於柏油路面。

  

  絕對不是擔心剛回來學校的木吉,隊上成績最差的自己也沒辦法教人,只是沒辦法違抗教練的命令而已,日向這樣說服自己。

  

  日向自己也覺得很詭異,從第一次遇見木吉開始,只要對上了、自己完全是開關打開的狀態,隨時隨地都使出全力對抗。人要是無法放鬆是會崩潰的,所以他非常討厭面對木吉。

  

  無法控制情緒暴走,總覺得對方的所作所為左右著自己,而那個傢伙又是個不受常理限制,重要的話老是藏在心裡的傢伙,真的是很討厭。

  

  「日向?我說啊、日向!」木吉提高聲量,一旦這樣日向也沒辦法繼續無視木吉了,他心不甘情不願回頭,粗魯地回答:「幹啥啦。」

  

  「你不覺得沖繩人很厲害嗎?」木吉認真地問。

  

  「誰哪裡厲害啊。」

  

  「那個啊、可以吃的筍乾。」

  

  「全國各地的筍乾都可以吃好不好!」

  

  腦筋再度斷線,日向真的很想對著木吉的腦袋狠狠敲下去,如果可以不管路人的視線就好了,如果犯罪不會被逮捕就好了。那麼容易生氣絕對不是自己的錯,很想要這樣說服自己,但日向還是不經對認真發怒的自己感到厭惡。

  

  真是的,這麼沉不住氣真是幼稚啊……日向雙肩無力地垂下,他有種對空氣施拳的感覺。

  

  「日向、你沒事吧?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白痴。」

  

  日向狠踹了木吉一腳,被踢飛的木吉跌在地板上。路過的上班族嚇了一跳,紛紛迴避他們兩人。日向覺得路人的反應搞得自己好像在虐待木吉,搞什麼嗎?明明是自己被這傢伙精神虐待好不好。

  

  木吉不以為意地爬起來,張望著商業區的招牌,指著某一家店說:「我們去吃飯吧,吃飽了就會有精神了。」

  

  「什麼精神不精神啊,是你餓了吧,今天奶奶不在家沒飯吃嘛。」

  

  「也是啦。」

  

  等到走進店家,發現店家招牌是「可以吃的辣油筍乾牛丼」,日向忍不住又踹了木吉一腳。

  

  原來是辣油啊……

  

  這傢伙,真的很煩。

  

  等兩個人磨磨蹭蹭到達木吉家,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候以後的事了。從點菜開始一路吵到木吉家門口,日向又打又踹邊怒吼,比平常練習還累積了更多的疲勞。

  

  「好想打你,煩死了。」

  

  「已經打很多下了喔。」

  

  「不要回嘴啊,真囉唆。」

  

  「我說的是事實嘛。」

  

  兩個人如同暴風雨般進入木吉房間,比平時更吵的日向絲毫不客氣佔據自己喜歡的角落,自顧自地打開書包,攤開課本開始念書。

  

  「日向你先自己待在我房間吧,我離開一下。」木吉掛好兩人的制服,對著日向說。

  

  「你要幹麼?」

  

  「想去刷浴室。」

  

  「……」

  

  日向嘆了一口氣,轉頭在房間裡東張西望,木吉不明所以,微笑地跟著張望。

  

  「沒有適合的東西……好吧。」像是下了什麼決心,日向又繼續嘆氣,拿起自己的課本捲成圓柱狀。

  

  「日向你在幹麼?」

  

  「刷什麼浴室啊你這大笨蛋快給我唸書——!都忘記我特意來盯你念書的嗎!」日向拿著課本猛力敲向木吉的腦袋,插著腰站在扶著頭蹲下的木吉。

  

  「……不做家事沒辦法平靜嘛。」

  

  看著搖著頭傻笑的木吉,日向真的很火大。

  

  「有想說的話就直說啊。」

  

  「嗯?」

  

  「你這個不知道是曖昧還是還假裝溫柔或是什麼都沒想的傢伙……不對!根本是個愛哭鬼!大笨蛋!」

  

  「怎麼突然人身攻擊啊。」

  

  「哪裡攻擊,是愛哭鬼沒錯。」日向一副「你有意見?」的臭臉,粗暴的氣質已經接近不良少年了,看著這樣的日向,木吉突然覺得害羞了起來。

  

  就像是防禦瓦解了,蹲下的木吉搔搔頭,過了一會才有辦法繼續說話。

  

  「哎呀……真是……真是輸給你了。日向你、果然是個對什麼都很直率的人呢。」

  

  「在說啥啊笨蛋。」

  

  「果然讓你當隊長是正確的呢。」

  

  「說得一副好像是你的功勞的樣子,又在計畫什麼了嗎?」

  

  「沒有喔,現在沒有。」木吉瞇著眼回答,日向覺得被隨便打發了,讀書的意願也被打消了一半,撿回自己的課本,他自暴自棄倒在木吉的床上。

  

  「啊啊——隨便你了,想刷浴室洗衣服還是清理地毯都可以,討厭死了你這傢伙……」青筋未消地抿著嘴,日向不斷喃喃地抱怨。

  

  「鬧彆扭了啊?」

  

  「鬧彆扭的人明明是你吧,為什麼我非得和你一直重複這種沒意義的對話呢。想說什麼就說嘛,我超懶得猜你到底想甚麼,完全搞不清楚你的腦袋構造啊。」

  

  「想說什麼都可以?」

  

  「說吧。」

  

  「日向好有男子氣概啊。那任性的話也可以?」

  

  「你一直都很任性吧。」

  

  木吉沒說什麼,他走到床邊,也不管日向還躺在上面就直接撲倒下,大半個身體壓在日向身上。

  

  「幹麼啊很重——」

  

  「膝蓋好痛。」

  

  「咦?」

  

  「膝蓋好痛。好不安。想和大家在一起久一點。」簡直像小孩子一樣,日向這麼想,很簡單的字句,但比平常的白痴發言好懂多了。

  

  日向一言不發,只是伸手拍拍木日的後腦杓。

  

  「在醫院的時候很常這樣子呢。」

  

  「就說你是個愛哭鬼啊。」

  

  兩個人的體溫明明差不多的,為什麼就是會覺得很溫暖呢?除了熱量,不知道隔著襯衫的皮膚間還傳遞了什麼。除了日向的手持續地輕拍木吉,兩個人就這樣躺著什麼也沒做。

  

  「稱讚我一下嘛。」

  

  「等誠凜是全國第一就稱讚你。」

  

  「……日向你一定很適合當老師,以後當歷史老師吧?很不錯吧?」

  

  「為什麼我非得聽你的話啊。」

  

  「因為我想被日向這種老師教啊。」

  

  「……考試快考砸了就直說好嗎!你這個大笨蛋!」

  

  日向踢向木吉,掙扎地想起床,但木吉反而緊緊地抱住日向,不讓他走。

  

  「好想快點練習啊~」

  

  「那就快點去唸書!大笨蛋!」

  

  --

  

  

  小劇場I

  

  「我覺得有點寂寞呢、理子,日向最近老是在生氣。」

  

  「日向君沒有一直在生氣,他是只對鐵平你生氣。你不是就是喜歡這樣的日向君嗎?」

  

  「啊、說的也是喔。」

  

  「真是的,不要裝傻來炫耀啊。」

  

  

  小劇場II

  

  「我回去了,記得幫我和奶奶借錄影帶啊。」

  

  「我知道,《紅鼻子診療譚》是吧?」

  

  「大夫自己都生病了還幫人家看什麼診啊蠢蛋!」


评论
热度(11)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