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同人][紫冰]愛妻家的早餐

[愛妻家的早餐] 
  
  
  「小室,出來嘛。」
  
  擅自打開淋浴間的門,紫原的視線被向外湧出的蒸氣遮蔽了片刻,過了一會兒他才看到咬著牙刷站在蓮蓬頭下的冰室。
  
  冰室繼續沖著水、完全不在意被隱私權遭到侵犯似地站在傾瀉而下的熱水中,濕漉的黑髮緊貼著臉頰,他面無其事地轉頭看了看紫原,含糊地說了句類似「會沾濕喔」音調的話後,毫不動搖地開始刷牙。
  
  「不要洗了,我想吃飯,一起去食堂。」紫原靠在門框上,高大的他稍微駝著背,這樣居然就填滿了整個出口。冰室停下刷牙的動作,微微皺著眉看向紫原被水濺濕的褲腳,他把紫原推出淋浴間——碰觸的部位是裸露的手臂,冰室點點頭,表示會盡快出浴室。
  
  紫原慢吞吞走回房間中央,沒幾步便嫌麻煩似地,在冰室的床上坐下,眼神滴滴地轉動。
   
  若是問他正在想什麼,紫原一定會回答什麼都沒想吧。
  
  紫原緩慢地開始動用頭腦,若不去碰觸討厭的事,偶爾想想麻煩的東西也無所謂,有趣嘛、打發時間而已,這樣的話還可以忍受。
  
  淋浴間傳出匆忙急速的水聲,小室真的聽了自己的話?果然很有趣呢。別人看到自己和小室相處的光景會怎麼想呢?覺得小室被欺負了嗎?紫原有時覺得,每次看著冰室背向自己對著別人解釋著什麼的時候,好像故意迴避某些東西般的動作很好玩。或許會令人不悅,但其實紫原不討厭那種容忍什麼般的冰室。
  
  小室非得要有藉口才行呢,和自己不一樣。不過小室也很壞心啊,裝模作樣得要命,超壞的。
  
  紫原不禁覺得思考自己與他人的差異是件很無聊的事,對於一目了然的事物,完全沒有必要爭論。
  
  就像闖入有人正盥洗中的浴室哪裡不好這點,去思考也是沒有意義的。只是想和小室說話而已,正因為是小室他才這麼做。想讓對方聽得更清楚,想快點吃到飯,因為吃完正餐後才可以吃點心——其實諸如此類的理由都不重要,因為根本不需要說服自己吧?
  
  想要啊,只是這樣而已。
  
  喜歡、討厭、高等、低落,原本境界分明的事物混雜在一起,這個令人厭煩、疲累又辛苦的世界變得更難忍受。如此一來,唯一重要的不就是自己想不想要而已嗎?
  
  冰室出浴室時,紫原正呆呆坐在床邊,看起來像快睡著了一樣。冰室用毛巾擦著溼透的頭髮,觀察著紫原,覺得他半閉的雙眼比平時看來更沒有幹勁。
  
  「敦?別睡了喔。」是等到不耐煩了吧?冰室剛有這個念頭,想伸手到紫原面前探視他睡著與否,就在那一刻,一隻異常迅速且有力的手瞬間把冰室抓住,冰室還無法反應,他就跌到了紫原身邊的空位。
  
  「好慢。」
  
  「抱歉抱歉,再等我一下。生氣了?」
  
  「……我想問,小室為什麼要邊洗澡邊刷牙?」
  
  紫原開口問出的是個出乎冰室意料的問題。
  
  「怎麼這麼突然啊。這麼嘛……習慣?」俯躺在床的冰室笑著說,微瞇起雙眼,右眼下的淚痣與皮膚的對比更加鮮明。紫原不懂這時候冰室為什麼要笑,沒有好笑的事吧。
  
  「這樣不會洗澡的時候都涼涼的嗎?」
  
  「會啊。洗髮精也是薄荷香味,我應該從內到外都是那個味道吧。」
  
  「讓我聞。」
  
  「可以呀。」
  
  冰室配合地稍微轉了一下頭,紫原彎下腰,拎起一小撮濕髮,湊在鼻尖聞了聞。總覺得味道不夠濃郁,是心理作用嗎?
  
  「好像有甜甜的味道,像烤肉店的糖果。」
  
  「那就是薄荷喔。」
  
  「嘴巴裡呢?」
  
  「想知道?」
  
  「嗯。」紫原點了點頭,非常認真、好奇著為什麼薄荷吃起來明明是辣的,聞起來卻是如此香甜。
  
  冰室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對著紫原張開嘴,看到紫原呆滯的表情隨後立刻閉上雙唇,接著才從床上起身。
  
  「下次借你牙膏吧。」
  
  冰室擦著頭髮走掉,語氣是明顯的笑意。
  
  紫原想起從冰室嘴中窺見的,可以稱為艷紅的舌頭和黏膜,總覺得有點可惜。
  
  真想知道那股香甜是怎麼回事啊。
  
  紫原稍微感到依依不捨,但怎麼樣也表現不出自己無法理解的不滿。
  
  好像小孩子。大概與紫原接觸過一段時間的人都會這樣想。
  
  與體格不成比例的孩子氣,好惡分明的反應和對點心的執著,還有不把人放在眼裡的自我中心,紫原的性格大致上是這些部份組成的。或許是體內關懷他人的成份大概都轉為其他的物質了吧?更美味的甜美或是苦澀刺激之類的東西。
  
  比起他人更加挺拔健壯的身體,完美的反應與速度、以及旺盛的鬥爭心,平時藏在漫不經心的神情下,只是停留在孩子的心智就足以維繫這個身體的平衡,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
  
  和冰室來到食堂,紫原一聲不吭地吃了比平常更多的食物。連冰室說吃太多晨練會可能會嘔吐的叮嚀也沒聽進去,他宛如和敵人對決似地,一口一口把桌上堆積如小山的食物送入腹中。
  
  等到紫原回神,冰室正和隊長搭話。散發著生人勿進氣息的紫原不滿地瞄了瞄他們,一下子隊長就端著早餐跑走了。
  
  「敦,慢慢吃喔。」
  
  「嗯。」
  
  冰室正盯著自己看,這很難得。紫原夾起盤中荷包蛋,一口吃掉。
  
  「小室剛剛和猩猩隊長說什麼?」
  
  「嗯?隊長說早上自主練習延長三十分鐘,新的隊形練習要延後。教練的車子故障,沒辦法準時到校。」
  
  「喔。」
  
  紫原繼續用餐,他發現冰室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臉上。
  
  「我臉怎麼了?」
  
  「敦你早上偷懶了吧?鬍渣跑出來了。刺刺的很討厭吧?」
  
  紫原很想回答完全不會,但比起鬍子他更喜歡冰室的觸摸——應該說冰室遲疑著要不要觸摸的樣子,所以紫原只是點頭,沒有作聲。
  
  他的確是,期待著提起這話題的冰室做些什麼。
  
  「刮鬍子很麻煩,反正沒有很明顯。」
  
  「這樣的敦看了好不習慣啊。」
  
  「很奇怪?」
  
  「總覺得很可惜呢。」
  
  「囉唆。」
  
  「不然……我幫你剃掉算了,像上次一樣?」
  
  「這樣很好玩嗎?」討厭的事還自己主動提起,小室真的很奇怪呢。
  
  紫原想起上次逼冰室幫自己刮鬍子的事,雖然那時的睡意濃厚,但還是想得起來冰室強裝無事的樣子,實在非常有趣。
  
  冰室慌張地找出曬衣夾把紫原的瀏海夾住,接著在紫原臉頰與脖子上慢慢地塗滿白色的刮鬍泡,再小心翼翼地從側頰滑動刀片,那種緊張到好像快哭出來的神情,怎麼想都不覺得膩。
  
  還在回想冰室的表情,紫原覺得眼前笑容依然帶著疏離,開口說話時卻有點僵硬的冰室也不壞。
  
  「不是好不好玩的問題喔。而且啊……我實在不想再看敦臉頰流著血跟在我後頭的樣子了。」
  
  「沒有妨礙到小室吧?」
  
  「會害我晚上會睡不著的。」
  
  「為什麼?」
  
  「你呀……」
  
  冰室嘆了一口氣,低頭看了自己的餐盤,選了塊烤魚夾到紫原的盤子裡。
  
  「吃多一點,要好好長大。」
  
  「我會的。小室也要記得長大喔。」
  
  「好好……」
  
  紫原摸摸下巴,初生的毛髮並沒有太過扎手。他想起上次被刮鬍子的時候,冰室使用的白色泡沫,好像也是甜甜的薄荷香味。清涼甜美的氣味,入口是不是還會辛辣呢?
  
  「小室,你的下巴也甜甜的嗎?」
  
  「嗯?什麼?」
  
  算了,等等再確認吧。

评论
热度(6)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