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黑子的籃球同人][紫冰]他們的點心時間

[他們的點心時間] 
  
  
  面對著眼前湊近的物體,冰室覺得有點困擾。紫原總是半睜的雙眼正直直盯著他,令他有一種被動物反過來觀察的感覺。
  
  「小室,吃吧。」
  
  紫原持續著發散微妙的壓迫感,拿著點心棒朝向冰室指著不動,一絲放棄的念頭都沒有。
  
  「不吃嗎?很好吃喔。」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冰室思考著。
  
  難得的假日,在練習的空檔兩個人都待在宿舍沒出門。冰室躺在床上,想把閱讀進度落後的小說讀完。讀了兩章的篇幅,本來不在房間裡的紫原拿著一個巨大的超市購物袋進門。那個袋子連身高兩公尺以上的紫原拿都顯得大,裡面裝滿了各式各樣的零食。
  
  「我回來了~」
  
  「回來了呀,敦。」
  
  紫原回到宿舍第一件事是安置買來的食物,冰室沒有搭理紫原,任憑他一直發出細碎的聲響。等回過神時,紫原正在打開味美棒的包裝。
  
  冰室認識紫原後才知道有那種點心,味美棒是用玉米粉製成的、口感蓬鬆又清脆的棒狀餅乾,也是紫原最喜歡的食物。
  
  接著、冰室逼不得已與味美棒持續對峙著。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話要從最近陽泉籃球部全員公認冰室是紫原的保母說起。
  
  稱為保母有點過份,畢竟紫原並不是一個毫無生活能力的人,再怎麼說、都不是需要有人貼身照顧的小孩子。
  
  但就實際情況,除了紫原偷溜去買點心的時候,冰室幾乎是和紫原形影不離。
  
  還真得是保母呢,隊友們看到紫原與冰室的相處情況,總是會感嘆地這麼說。
  
  雖然大部分人都有共識,但身為當事人的兩人卻在狀況外。
  
  到底是因為太常在一起才被稱為保母,還是被認定是紫原的保母後才老是一起行動呢?除了平時在宿舍或是班級課堂,對外遠征比賽時的電車座位到飯店房間,他們老是被隊上非常刻意地安排為一組。
  
  這對冰室而言不是大問題。想必對紫原來說,身邊的人是誰也無所謂吧。
  
  小時候旅居美國的經驗讓冰室對誇張的事物見怪不怪,對於冰室而言,他早已習慣被個性強烈的人們包圍了。
  
  用零落的字句抱怨練習很煩、最討厭的紫原,縱使有凌駕於眾人太多的才能,事實上卻比其他籃球隊員在籃球上付出更多的心力。
  
  討厭練習,但更討厭輸,紫原是這麼說的。
  
  是個有趣的孩子呢,冰室一開始只是這麼想。不知不覺兩個人走得很近,紫原讓他想到那個自己視為弟弟的孩子。兩個人都很像動物,火神是肉食動物,還不成熟,但攻擊力卻與尚未發展完全的身體不同、異常的高。紫原算是、完全相反?
  
  就是冰室看來,紫原只是單純到有些自我中心過頭,奇妙的規矩是有點多,重視的事物也與人不同……簡單來說,是個被世人視為怪人也不為過的人。也可以說,紫原不只是容易讓人誤會,而是到不知怎麼與紫原來往的程度。如此一來、有個中間人作為溝通的橋樑應該是很重要的?
  
  應該……是吧。
  
  表面上冰室看起來喜歡照顧人,隨著隊友的期望當起「保母」、本來那樣也無所謂的,但隨波逐流的下場,讓冰室最近覺得相當困擾。
  
  怎麼說呢……
  
  「吃嘛。」冰室飄到遠方的思緒被紫原帶著稚氣的用語打斷,這麼大個子的孩子用這樣的說話方式居然讓人覺得很自然,真是不可思議啊。
  
  兩人僵持了一陣子,紫原依舊不屈不饒,拿著味美棒上下搖動。如此直接的勸誘讓冰室不知該如何是好。
  
  「敦?怎麼了,為什麼最近老是……」
  
  「很好吃的,辣油蕃茄口味超讚的喔。小黑推薦的絕對沒有錯。」
  
  「小黑……啊、你是說在帝光的隊友?」
  
  「快吃啦,只可以咬一口喔。你不吃我就沒辦法吃了,快點啦。」
  
  紫原近來建立的新規則似乎是「點心一定要分給小室一口才可以開動」,這實在是相當令人不知所措。
  
  紫原剛開始強迫冰室吃點心時,隊上驚訝得像是看到看到恐龍在平成年間復活一般。但時間一久、大家只是嘲弄一兩句「紫原也長大了呢。啊、已經夠大了再長下去不得了,冰室媽媽你要加油喔。」,之後再無反應,只能說高中男生的適應能力真是令人驚異,而唯一困惑的人、依然是冰室。
  
  該吃嗎?冰室先思考才能行動的習慣讓冰室更添混亂,明知到紫原的理由自己無法理解、說不定也不想明白。但不清楚事物結構的話,冰室是無法做出判斷的。最糟糕的是,雖然不清楚紫原的想法,但冰室這種腦袋優先於身體的作風,對紫原來說是無關緊要的。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也能知道,紫原如果主動想要做些什麼,那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無法壓制他的。這就是先天的差異嗎?所謂的天才,是和理性無關,能散發這種無形又無理的威脅的存在嗎?
  
  隊友都認為紫原很聽冰室的話吧?但冰室有種感覺,紫原聽從自己的話只是嫌麻煩,不在乎的事去想怎麼作太花力氣了會累——總覺得去問了,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無法說服自己順從吃下點心、這是好勝心作祟嗎?但冰室也無法伸手去推開紫原。冰室只能默默地張口嘴,帶著自己以外的人絕對無法察覺的緊張感,一口咬下味美棒,慢慢地咀嚼。
  
  雖然不討厭,但餅乾在嘴中吸乾水份的感覺果然還是無法習慣。冰室覺得有點口乾舌燥。
  
  「很好吃吧~」紫原的表情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很明顯浮現了一股滿足感。
  
  「還不錯。雖然我不太了解日本的食物,但這樣的口味算是很有趣吧?」
  
  「小室你懂耶,很有魄力的味道吧。好、吃完這個我們再換下一種吧,一樣是很難買的喔。」
  
  這次是味美棒,還好,冰室想。
  
  上次是洋芋片,冰室被紫原逼著吃掉洋芋片袋子底部的碎片,兩個人拉鋸的結果是洋芋片撒得冰室滿身都是,遭殃的制服被弄得油膩膩,連襯衫裡都掉進不少碎片。壓坐在冰室身上的紫原,一臉失望地看著他,喃喃抱怨著「浪費食物不好喔」,最後生氣地撿起冰室身上的碎片吃掉。
  
  還有上上次的冰淇淋,因為夏天很辛苦,所以來吃冰淇淋吧,紫原這樣說著、拿著兩盒冰淇淋來找冰室,而最後冰室只得到兩個冰淇淋蓋子,被吩咐一定要舔乾淨,還答應了下次買去買桶裝冰淇淋。 
  
  一旦事情牽扯到自己,故作一無所知的技倆沒用了,冰室真的很困擾。
  
  「那個、敦?這麼喜歡的點心分給我好嗎?」冰室問,紫原歪著頭,沒有直接回答。
  
  「敦?」
  
  「那個啊、小赤說過。」
  
  「嗯?」
  
  「哎呀呀……我忘記不能說了。不能說唷。」
  
  紫原微笑了一下,隨即打開新的點心包裝。冰室知道追問也沒用了,只是偷看著包裝袋,好奇接下來是什麼口味。
  
  「黑芝麻擔擔麵?」
  
  「很好吃喔。」
  
  「我連擔擔麵都沒吃過呢。」
  
  紫原將味美棒遞給有點困擾似的冰室,他想起赤司說過的話,總覺得哪裡不對。
  
  欺負人就是要做對方不想做、而且自己覺得有趣的事。
  
  總覺得哪裡不夠啊。
  
  想吃口味再有魄力的點心,想看到更有趣的小室。
  
  「只能咬一口喔~」
  
  「知道了。」
  
  嗯、到底是哪裡不夠呢?
  
  紫原覺得思考太麻煩了,他不再多想,將臉湊近冰室,一口搶過被咬了一口的味美棒。
  
  「果然很好吃呢,小室。」
  
  反正——先吃再說吧。




评论
热度(5)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