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火影][卡帶] Broken Youth -K & O Version-

※卡帶、現代paro、撒糖不用錢、小學生文筆、腦洞略大。

※帶土沈迷的遊戲是《俺の屍を越えてゆけ》。

※卡帶兩個人都設定為木葉中學校的老師。

※懶得想標題。(欸)

 

可以接受的話就GO吧↓

 

 

 

 

  在暑假的第七天早晨七點零三分,難得不用去學校辦公的卡卡西,受到了彷彿永遠無法停止的門鈴襲擊,在床舖上掙扎了一分四十七秒後,卡卡西搖搖晃晃地起床開門(沒忘記戴上口罩),迎接他的青梅竹馬兼同事非常有精神,右手舉過頭揮動,正好對上卡卡西的視線。

  「唷!卡卡西,早安!」

  「……早啊,帶土。」

  「家裡小鬼太吵了,沒辦法專心玩電動,卡卡西你家借我一下。」

  宇智波家最吵的人是你吧——話還沒說出口帶土就鑽進房門,脫下來的黑色涼鞋歪歪地躺在玄關角落,勉強算是對齊放好了。

  真不知道這傢伙是隨便還是嚴謹,卡卡西還不算太清醒,迷迷糊糊地想著,這傢伙一點也沒變吶。

  丟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和隨身外出包,帶土很快跳上沙發開始他的築巢大業,將抱枕調整好角度,再把瓶裝飲料放在隨手可得的位置,PSP的充電器插上插座時,帶土莫名得意回頭看向卡卡西,指著塑膠袋:「你的早餐在裡頭,這次我記得買了。」

  「……又來了嗎?」

  「廢話,不然幹麼來你家玩。」

  「你不是逮到機會就來我家嗎?」

  「少囉唆。快點。」

  「好好好,這就來了。」

  沒睡醒的嗓音比平時更加懶洋洋,卡卡西搔搔有點亂的銀白色頭髮,踩著帶土踢飛的室內拖鞋走向浴室梳洗。



 

 

  帶土與他的PSP已經兩個小時沒離開沙發了。

  依照慣例充當人肉抱枕的卡卡西看完一本半的文庫版小說,茶壺回沖了一次,肚子裡的早餐也消化得差不多,食量不大的帶土買來的食物份量對體型較高大的卡卡西來說不太夠,但卡卡西從沒提醒過帶土。

  卡卡西的人身自由其實沒被帶土限制,他大可離開客廳去找點東西吃,不過卡卡西寧願裝得自己像是因為被人躺在大腿上,無法掙扎之餘才餓肚子。至於夏日炎熱的上午還願意和大男人黏在一起的理由,就請饒過他吧。

   依經驗來說,帶土的遊戲進度已經到終盤,再過一、兩個小時就能通關。遊戲和PSP主機是學生漩渦鳴人借給宇智波兄弟,三個年輕人玩過一遍才到帶土手中的。帶土這個叔叔混在小鬼們的電動接力大隊裡一點也不突兀,甚至還是玩得最起勁的人,在孩子們已經將喜好轉向其他新遊戲後,帶土依然對手中這款遊戲不離不棄。

  什麼一族的悲願、受到詛咒的家主、數十代的子孫為了打倒敵人而同心共鬥——邊養子孫邊打怪,而且子孫還很短命的遊戲,實在是太配合宇智波們的興趣了。

  (難怪宇智波家沒人敢讓老祖宗看到這遊戲。)

  放棄書本的卡卡西,手指有意無意地在帶土右半臉撫摸,帶土忙著打怪沒空理會,放任卡卡西的騷擾行動。帶土右半身受過巨大創傷,傷口痊癒後皮膚排汗和循環功能不太好,凹凸的觸感像是植物樹皮一樣,雖然帶土本人頗為反感,卡卡西倒是挺喜歡的。

  忍了幾分鐘,帶土才稍微挪了位子,但並沒有離開卡卡西。

  卡卡西太了解帶土了,他知道帶土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還有自己能在什麼時候能對帶土作什麼事。手指輕輕撫過帶土手臂上正常皮膚與創傷的界線,徒勞地揉合兩邊皮膚的溫度差。

  卡卡西覺得自己大概是世界上最了解帶土的人。

  兩人是小學兼高中同窗,中學理應也該在一起,不過帶土因為某些事被帶回宇智波本家住了三年,卡卡西直到高中入學典禮再次看到帶土。那時的帶土穿著過大的黑色立領制服,右半臉滿是植皮的傷疤,帶土彆扭地瞪著所有經過他的人群,頑強又笨拙、完全沒有必要又極其認真地對抗著全世界。

  卡卡西不清楚帶土在老家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宇智波家的祖宗以帶土復健情況不佳為由,拒絕了所有帶土的會客。卡卡西試著思考宇智波家祖宗意外直接的腦迴路,得出了帶土在復健期間鬧得宇智波家天翻地覆的結論。

  滿身是刺的帶土,光是看就讓卡卡西一陣鼻酸,年輕的卡卡西的眼淚卻沒流下,只是擺出死魚眼走向同樣很年輕的帶土。讓帶土半身滿是傷痕的「某些事」正是卡卡西本人,他又什麼能耐對救了自己的英雄說教。

  因為了解,所以才不知道怎麼對待他。

  帶土因為身體的傷痛,連帶著性情也無可救藥地走向歪斜,比起孩童的帶土更加彆扭。卡卡西只能無奈地與他保持距離,卻又將帶土偷偷捧在手心,搞得不明所以的帶土益發憤怒。兩人此時的劍拔弩張——某方面來說是單向的,只是旁觀都令人覺得刺痛。

  還好,女孩子在青春期的發展總是領先男孩子,同是青梅竹馬的琳看不下去重逢的兩人持續繞圈,跳下坑居中拉拉扯扯,總算讓他們的相處不那麼尷尬。

  高中畢業後,考上醫科大學的琳微笑著放生了他們,卡卡西和帶土又重溫了對彼此不知所措的時光。

  直到出社會多年,卡卡西和帶土又神奇地又在老家的中學相遇。帶土被他家祖宗弄進木葉中學校當代課老師,教家政。

  國文老師旗木卡卡西在教職員會議上看到宇智波帶土的名字時,相當震驚。

  「居然是教家政……!」

  不過事實證明,腦袋不太靈光的帶土,對於製作面具或是縫縫補補的手工活是相當有辦法的。

  然後,又經歷了一些事,兩個人最後莫名其妙走到了現在。

  卡卡西不想深究帶土是為了暫別育兒煩惱(但他的兩個姪子都比帶土本人懂事),還是在逃避宇智波家有如幽靈的祖宗(帶土堅持養大自己的祖宗是真正的幽靈),總之、只要帶土願意接近自己,卡卡西什麼都願意作。

  雖然帶土自己看不出來就是了。

  帶土歪著腦袋枕在卡卡西不甚柔軟的大腿上,左眼的黑色眼罩斜斜地掛在臉上,按下PSP按鍵的速度變得緩慢。卡卡西又等了十分鐘,才把帶土從自己大腿上攆下去。

  摔在沙發柔軟的椅墊上頭,帶土非常不滿地撅起嘴唇,一句話不說地瞪著卡卡西。

  「我要去做飯了,先存檔。」

  「咦?卡卡西你走掉我等下哭了要怎麼辦啊。」

  「依你那個龜速,我做三次午餐也沒辦法打到最終BOSS吧。還有、用一隻眼睛打電動不累嗎?」

  「還……好……吧……滴過眼藥水了。不是啦,跑ED的時候卡卡西你一定要在,這樣我比較不會哭。」

  打敗了最後的敵人,遊戲會在Ending畫面回顧玩家培育的所有子孫,數十代幾百人的名單一串跑出來,帶土每次都是痛哭流涕看完。

  「都破過幾次了,別這麼沒用啊……會哭就別用本名幫角色取名,稍微改一下也好。」

  對於角色帶入感超高的好玩家帶土,卡卡西提出了遊戲公司非常不樂見的建議。

  「……要怎麼改?」

  「嗯、例如說……宇智噗一族?」

  「卡卡西你想決鬥嗎?想決鬥就直說!」

  憤怒的帶土使出砸抱枕攻擊,於是卡卡西逃去煮午飯了。

  難得這次的提案挺認真的,真可惜,卡卡西覺得這次的諧音梗挺精妙的。

 



 

  卡卡西從沒看過帶土做飯。 

  雖然帶土好歹是個家政代課老師,他家祖宗又硬塞了一對兄弟讓帶土養大,宇智波家的家務應該大多是帶土親自處理的,但卡卡西還是沒看過帶土做飯。

  帶土做的料理吃是吃過了,連卡卡西避之唯恐不及的甜點都以試吃名義被強灌了幾口,但卡卡西還是沒看過帶土做飯現場。

  帶土老是將才能浪費在很奇怪的堅持上。

  把煮好的烏龍麵從熱鍋中撈起,裝在篩子裡很快地沖過冷水,卡卡西剛把麵條盛入盤中,回頭一看,帶土已經把涼麵醬汁和配料準備好了。

  卡卡西真心佩服帶土不想讓自己看到他做飯的決心,他完全沒發現帶土靠近廚房。

  「可以開飯了嗎~卡卡西老師~」臉上還有口水印的帶土在餐桌前坐好,怪聲怪氣地發問,看來他在等待卡卡西的期間睡著了。卡卡西抽了張面紙揉成一團朝帶土丟去,正巧阻止了帶土的手指糟蹋涼麵醬汁。

  「你引以為豪的自制心呢?」卡卡西嘆了口氣,轉了個彎譴責拋棄餐桌禮儀的男人。

  帶土舔舔自己沒成功沾到涼麵醬汁的手指,才把狙擊目標改成烏龍麵條。帶土用他不知洗過沒的手指撈起卡卡西大盤子裡的麵條,塞到嘴裡嚼完才抬起頭來,瞇起單眼瞄了卡卡西一下,鄙視人的樣子和他家祖宗有點類似:「……在你面前我要自制什麼?」

  「……」

  「怎樣?又想決鬥?發什麼呆啊,笨卡卡西。」

  「沒事,只是看到你就會覺得以前的我很笨而已。」

  「就是說嘛,笨卡卡西。」

  也不知道帶土有沒有搞懂了卡卡西的意思,但他不會放棄任何能罵卡卡西笨機會。

  卡卡西覺得帶土是懂的。

  他一定也懂吧。

  卡卡西稍微笑了,笑容照舊藏在口罩下,瞇起的眼睛與濃濃的笑意卻是藏不住。面對這個笑容,帶土沉下臉,不滿到極點地搶過卡卡西的大盤子,抱持著就算自己絕對會吃到吐出來,也要阻礙卡卡西吃飽的決心,舉起筷子。

  「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兩人雙手合十,同聲說出對食物的感謝,深入日常的習慣此時更像是確認彼此存在的儀式,有人在身邊很好,是對方就更好了。

  「快點吃完回去玩吧,好一陣子沒看到帶土哭了,有點期待呢。」

  「剛剛不是還一臉厭煩嗎……卡卡西你是被雷打到了?」

  對於一位對於閱讀黃色小說偶而會感到羞恥的三十歲男人來說,要拐騙對戀愛情事概念還停留在小學生階段的另一位三十歲男人,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我愛你,我喜歡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察覺到自己有這些想法依舊無可奈何,若是能輕鬆傳達給對方,他們就不用連學生的電動都拿來當藉口。

  還好辦到了,卡卡西忍不住有點感動,年紀大了還是有好處,真感謝臉皮變厚這件事。

  還好這次辦到了。

 

 

--

我想看到幸福的卡卡西和帶土!!!!!想看到帶土幸福地滾來滾去和大哭!!!!!!

所以我寫了。

人生很艱難所以我降低了中年組的疲勞困頓度(其實我比較擅長寫那種東西),結果這篇變得有點少女漫畫,抱歉。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评论(13)
热度(30)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