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貓與蛋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凪茨] 觸發反應(3)

凪砂A×茨O

看了肚子會很痛的ABO paro

健康教育&神話生物實錄

可能會有讓人不安的描述


樂曲最後一個音節結束,茨花了比「平時」更多力氣抬起手,台下轟然的歡呼聲像是被關閉在遙遠的房間裡的雜音,幾乎和舞台上的人沒有一點關係。

茨現在是這種狀態,他相信凪砂也可能也有類似的感受。

這是抑制劑的副作用,藥物帶來的疏離感對於偶像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消息,不過是「塑造角色」類型的凪砂來說,花上多一點的力氣來投入情境,到底是負擔大增還是無所謂呢?老實說茨想像不出有什麼能侷限凪砂。

今天的活動是在某大型飯店舉辦的手機新作發表會,產品發表後是代言主題曲的演出,並不是長時間表演,但茨現在身上蔓延的無力感,要做出高強度的舞蹈確實讓人很難受。

雖然茨的外表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健壯,但從兒童時期經歷的嚴苛軍事訓練、確實讓茨的基礎體能非常優秀,況且脫離組織後也依舊自我鍛煉,茨自認自己的身體比同年齡男性的平均值好上不少。

就算是茨的身體具有相當的承受能力,接近發情期服用抑制劑還是會感受到強烈的身體不適,茨這下才了解那些Ω因為每個月生理週期無法勞動、經濟能力受限,甚至被拒絕僱用的報導確實其來有自。

表演結束後,茨事不關己想著「對了、好像有Ω權運動之類的事」跟隨凪砂步出舞台,馥郁的香氣沿著足跡飄散,要是沒服藥,聞到這氣味就會有輕微電擊般的快感從下腹部竄起吧,但茨現在並沒有辦法有太大的反應,被剝奪五感的喪屍能自行行走已經不錯了,要勃起充血也太為難。

「茨,跟我過來一下好嗎?」

凪砂額上是目視可見的汗珠,茨知道「平時」凪砂演出短暫的舞蹈不至於疲憊,他尊貴的最終兵器似乎是代謝效率異常好的體質,吃下去的食物都能順利轉化成體力,很難看得出凪砂狼狽的模樣。

閣下狀況不好,茨知道這時候應該先安頓下凪砂,但比起平時、兩人都是特別損耗的狀態,茨的思考此時並不能好好運轉。他還沒回應就被凪砂拉進後台走道,雖然是新產品展示為中心的商業演出,但都特地邀請Adem來代言,自然不會在休息空間委屈他們,場地提供相當完善的休息室。

凪砂打開休息室,沒說什麼,只是在門內看向茨。

連「過來」都不用說,茨邁出了腳步。

跌撞中茨聽見凪砂說「我要把舌頭伸進去」,茨因抑制劑而遲鈍的腦袋呆滯了一瞬間,還沒能理解句子嘴唇就先感受到柔軟的觸感,凪砂吻了上來,舌尖撬開齒列,翻攪著黏膜和怠工中的腦袋。

原來是舌頭,真的是舌頭。

凪砂右手捧著茨的下顎,左手托住後腦杓,看來是打定主意不讓茨逃掉,也不知道閣下哪裡學來的,他靈活地變化角度,舔過茨每一處牙齦,茨想到自己剛才喝過運動飲料嘴裡還泛酸,在現在這個情況尖叫「閣下自己沒刷牙請不要這樣」也已經來不及。

複雜的香氣湧上,茨覺得自己的神經元正在經歷宇宙大爆炸等級的刺激,但抑制劑影響之下他只能認知少數快感的殘渣,但單就這樣已經是至高無上的愉悅,不知不覺茨的雙手已經纏上凪砂的後背,將昂貴布料製作的舞台裝緊緊抓出摺痕。

輕輕啃咬彼此的嘴唇,分開後舌尖交纏,粗糙的舌頭表面與軟嫩的內部反覆摩擦,等到他們停下動作,凪砂和茨唇邊沾滿對方色號的唇膏。

「自己事前調查過這間休息室,並無發現監聽與偷拍的裝置,但身為TOP STAR,在外的情事還請閣下……自重……」

茨突然講起保密防諜的話題,講到一半又遮住自己的嘴角,但紅透的耳尖已被看個精光,說服力幾近於零。

「我們從今晚開始休假對吧?茨。」凪砂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頂著花掉的妝看起來相當露骨,周身倦怠卻又亢奮的氣息實在太過犯規。

「請和我一起回家。」

茨本來就沒辦法拒絕凪砂,這下子更沒有辦法。

他已經搞不懂無法拒絕的理由是什麼了。


從有記憶以來凪砂都留著長髮,沒體會過短髮多麼便利,但凪砂還是能知道保養長髮是件麻煩事,所以他做愛前不洗頭,會等到事後清洗再一起解決。

凪砂基本上每天洗頭,但他其實不喜歡這種行為,在自身投入太多精力對他來說相當無謂。

洗髮乳、液體皂、洗髮餅,凪砂對那些界面活性劑的商品名稱沒有興趣,茨準備什麼就用什麼,他曾經側耳聽聞茨和日和的談話,知道自己用的似乎是一百公克要價數千日幣的產品,但詳細數字他沒記起來。

凪砂的試探都是一些微乎其微的小事,像是用肥皂洗髪。茨發現長髮上的皂垢也不會責怪凪砂,而是會急急忙忙到廚房拿出醋幫凪砂潤絲。茨捲起袖子褲管蹲在浴缸旁,對著坐在浴缸裡頭、頭倚靠著浴缸壁讓頭髮朝外的凪砂,通常很自信的神情此時看起來有些勉強,卻還是慢慢地將醋往下倒。

茨知道硬水引起的皂垢要用醋洗淨呢,這種事凪砂沒想過要去研究,是問了茨才知道,茨事前調查過了。

真的是個很聰明的孩子。

「為了避免醋刺激到您,請閣下務必閉上雙眼。」

醋的確很嗆人,但凪砂還是偷偷地張開了幾次眼睛,茨手上沾滿醋水撥弄他的頭髮,不知道該對溼潤的頭髮下手多重的樣子很有趣。浮誇的話術也暫時拋下,十分安靜的側臉也很新奇。扯下落髮還會誇張地皺緊眉頭,不知道該不該把纏在手上的髮絲往排水口拋。

凪砂明明知道茨交待過要用什麼洗髮、用什麼潤絲,但他還是拿了肥皂,藉口是忘記了,實際上凪砂只是覺得麻煩而已。

一開始凪砂沒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試探,但察覺自己感到「茨的反應和平時不同」後,凪砂認為這種行為可以說是試探。

這次事件之後,茨準備了可以洗淨全身上下的液體皂,凪砂覺得這樣也不錯。


這個「接管」了凪砂的人會處理所有事務;對外營業、形象塑造、舞台呈現,再到午餐吃什麼,怎麼洗頭髮,凪砂可以想得到、而且覺得怎麼樣都可以的事情,那孩子全部接過手而且細心考慮到不知變通的程度,凪砂突然覺得,這個孩子好努力呀。

在這之前,凪砂沒有想過努力的價值,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做到最好這種事凪砂沒有嘗試過,因為他根本沒有碰觸過臨界點,反而要將自己收放在世人的可視範圍內,超出那個領域的技藝,對這個世界大多數的人來說根本不存在,如此一來便沒有意義了,什麼都沒有。

茨和凪砂不一樣,很清楚這個世界市儈到什麼程度,也知道要怎麼應付。透過茨的控制,世人得以正確地被指引向「亂凪砂」,形象能夠被清楚認知,對凪砂來講是值得喜悅之事,如此一來就更接近父親冀望的TOP STAR一步。

兩人關係奠基在利益交換,凪砂知道世間標準來說,不要越過這條線才是最佳的作法,但在他獨自前往深山旅行,而茨帶著搜救急忙搜索時,凪砂發覺茨和之前的合作者有些不同。

「閣下下次若是打算出門登山的話,可否到達一個定點就回報……不、是請務必回報給自己!」

茨氣呼呼的,但凪砂確定自己離開的時間不會影響到任何工作,所以第一時間、凪砂其實不是太明白茨親自帶隊上山的理由。

因為合作關係,凪砂把管理自己的權利交付給茨,茨卻因此要在情緒上負擔凪砂的一切,凪砂知道這樣的勞動方式給茨加重了負擔,卻不太明白茨為什麼會產生那些情緒反應。

為什麼呢?

凪砂知道茨是個很直率的孩子,也知道茨真心認同自己的實力與外貌,凪砂在打理頭髮時,很清楚知道茨在一旁那些誇大的溢美之詞包含著真心。

因為茨看起來像個小孩一樣,眼神誠實地透露出自己真的很想摸凪砂的頭髮。

「茨,你要不要試試看幫我梳頭髮呢?」

凪砂不會忘記,自己說出這句話時,茨明亮的大眼睛又瞪大了些,一瞬間震驚地張開嘴,又快速閉上雙唇的樣子。

口頭上說著會把自己當「最終兵器」好好利用,但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卻像小孩子養著獅子一樣,似乎也不是太確定餵食之餘該如何是好。

誇張的恭維到梳頭編髮花了整整一年,而觸碰那孩子不被防禦則要更長的時間,直到現在,凪砂知道兩人做愛時,茨還是要睜開雙眼,才能忍耐把自己踢飛的衝動。

日和曾經說過、既然「標記」了就不用擔心,確實「有些什麼」存在於兩人之間,有問題之後再去找出來解決就好,但凪砂就是不明白「標記」的意義。

「可是、日和,我聞不到那孩子的信息素味道。」

向日和商量煩惱的那天,凪砂第一次看到日和用看著傻瓜的表情望向自己。

真的沒問題嗎?

凪砂沒有過懷疑與不安,但他真的不懂,茨為什麼願意委身於己。

评论
热度(16)

© 什錦炒貓與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