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貞愛染] 鹿ノ笛(05)(完)

※老婆婆本丸

※小貞×愛染

※前提:燭台切暗戀長谷部,鶴丸曾經喜歡過俱利但現在似乎和一期相殺不相愛。不會寫得很清楚,但會雷請避開。


鹿ノ笛


05.


今天是政府演習的最後一天。

太鼓鐘對於自己曾經棲身的雨中白金台,有種奇異的懷念感,其實他並不記得自己沉睡時的記憶,但對於雨水沾溼土地的氣味卻非常習慣,雖然不喜歡滿身泥濘,卻也說不出討厭這綿延無止的雨水。

但不討厭,和喜歡是完全不同的事。

「基本上我沒什麼出手的機會啊……這樣真的能變強嗎?」

「習慣氣氛也是很重要的喔!而且你是隊長,要好好帶領我們啦。」

愛染拍了一下太鼓鐘的肩膀,太鼓鐘轉過頭看向愛染,然後故意露出了相當委靡的表情。

「啊……光只是看可提不起勁啊。」

出陣隊伍同樣是太鼓鐘、大俱利、愛染,與極化短刀的平野、今劍與小夜。由於極化短刀的武力和速度遠高於其他三人,加上他們裝備遠攻刀裝的破壞力,幾乎只要三人就能輕易解決演習的模擬部隊。

一直無法出手的大俱利累積了相當的壓力,太鼓鐘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是真的變差了,而速度較快的愛染偶爾有辦法對上敵人,情況比起太鼓鐘和大俱利好一些,但在精神上的消耗還是很大。

「加油啊,今天過完,就可以休息一陣子了,我們叫主上辦祭典一起玩嘛,好嗎?」

愛染同時拉起疲憊不堪的太鼓鐘與大俱利的手搖晃,太鼓鐘很想幫忙愛染炒熱氣氛,不過演習期間他幾乎都是被大俱利背回本丸的,初到本丸的他在體力上完全跟不上其他成員。

就在太鼓鐘掙扎地想開口時,大俱利難得地說了很長的句子。

「是說那個叫萬聖節的東西嗎?」表情相當不悅的大俱利皺著眉頭,用沒被愛染拉住的右手拍了拍愛染的頭:「我討厭萬聖節。」

「……可是萬聖節可以吃到好多點心耶?」

「你果然不知道前提。」

大俱利發出不滿的鼻氣音,愛染一臉搞不清楚狀況。

「你們在說什麼呀?什麼是『萬聖節』?」

「不要和貞講。」

聽到太鼓鐘發問,大俱利立刻警告愛染,愛染鬆開拉住兩人的手,有點緊張地反問:「不能說嗎?」

「伽羅不告訴我的話,我要去問鶴先生喔!」

「……唔!」

「問鶴先生我會學到很奇怪的知識喔,一定會很奇怪喔——這樣也可以嗎?」

面對太鼓鐘的質問,大俱利陷入了來到現世以來最大的左右為難。

這一天的戰鬥,無所事事的三人就在「萬聖節」這個話題中度過,在太鼓鐘的誘導之下,愛染不小心說出「不給糖就搗蛋」這個關鍵字,於是太鼓鐘靠著之前逼問的種種,拼湊出「萬聖節」是小孩子扮成鬼怪向大人索取點心,如果大人不給就可以惡作劇而不被責罵的祭典。

「萬聖節明明很好玩的,為什麼俱利先生不喜歡呢?」

「你收過他給的點心嗎?」

「收過——」

愛染的嘴被他身後伸過來的手掩住,而大俱利狠狠瞪著太鼓鐘。

「噗哈哈哈哈哈哈!反正伽羅一定不會給我點心,可以惡作劇了嘿嘿,不可以生氣喔?」

「你這傢伙!」

愛染一臉疑惑,為什麼俱利先生人那麼好,之後的萬聖節卻不想給小貞點心呢?

真不懂呀。

成功耍弄大俱利的太鼓鐘心情變得極佳,相反地、傍晚大俱利少見地帶著赤色等級的疲勞回到了本丸。


「呼啊——好累!」

「今天小貞第一次自己從演習走回來呢,體力進步了呢。」

「不是啦,那是因為伽羅生氣不想背我。不過今天確實比較沒那麼累。」

晚餐之後,太鼓鐘難得有體力跟著短刀們看了「電視」上的戲劇,也沒有在泡澡時睡著,看來就算沒有直接出手,鍛鍊的效果還是確實累積了。

「真是的……你和鶴先生為什麼就那麼喜歡逗小伽羅呢?」

「小光你就不喜歡嗎?」

「我有忍耐啊。」

這段對話大俱利聽到一定會直接關門閃人,不過他現在並不在燭台切的臥房裡,所以沒問題。

「今天我要和小光一起睡~如果去伽羅那裡他一定拉不下臉,雖然很好玩但這樣下去他就太可憐了。」

「你來了都在我們的寢室內睡覺呢,差不多也該安排臥室了,明天去和主上說一聲吧。其實小貞也可以和貞宗派的兄弟一起住呢。」

「你說物吉啊……他都睡在脇差房,要人家特地搬出來也怪怪的。而且老實說我和他不熟。」

「嗯……不能怪你呢,要是長船派的兄弟來這個本丸,我也沒自信能和他們熟稔起來。」

「對吧!」

燭台切在自己臥室鋪好了兩人份的被窩,明早負責準備早飯的燭台切很早睡,太鼓鐘雖然嘴上說自己體力進步,但沾到枕頭一下子就睡熟過去。

太鼓鐘醒來時,本丸一片靜默,房間窗外的天色相當黑,秋天的早晨不至於有那麼昏沉的天色,而且太鼓鐘身邊的燭台切也還沉睡著,太鼓鐘一下子就知道現在還是深夜。

傷腦筋的是,除了如廁的欲求,太鼓鐘全身的肌肉酸痛不堪,而且肚子餓得誇張,他清楚感覺到腸胃正空空地蠕動著抗議,就像腹部裡住了自己以外的動物一樣。

太鼓鐘去廁所解決完生理需求,接著很快地就一路摸到廚房,跟著燭台切學習的時候,他們的教室基本上就是廚房,一方面是燭台切擅長料理、因此經常擔任準備伙食的任務,另一方面來說,廚房算得上是燭台切的地盤,他們待在那裡相當自在。

來到廚房,太鼓鐘考慮著要用哪些食材做料理才不會太過顯眼,雖然怎麼樣都絕對會被燭台切發現,但他也有自信,自己就算是偷吃東西,也能掩飾在讓燭台切睜隻眼閉隻眼的程度

「嗯……要吃什麼呢?火腿太鹹了,土司每天早上的量又不夠,不能吃……小光藏在冰箱深處的奶油起司?那是要準備拿來做蛋糕的吧,還是吃小光做的蛋糕吧,而且奶油起司被吃小光會抓狂的……」

深夜時分的喃喃自語其實旁人聽起來相當清楚,最起碼待在廚房後面庭院的人就發現了,而且還因此慌張地跌倒。

聽到碰撞聲,太鼓鐘打開廚房的後門。

沒想到看到了相當意外的對象。

「……沒事吧,愛染君?」

「嗯?嗯嗯嗯?沒事喔,只是跌倒!」

愛染只穿著睡衣待在氣溫並不高的秋夜庭院,太鼓鐘伸手去拉了愛染的手,果然愛染的指尖都開始發冷。

「睡不著我給你煮點東西吃,暖暖身體就好睡了,快進來。」

沒等愛染回答,太鼓鐘強硬地將愛染拉進廚房。本來對消夜吃什麼毫無靈感,但太鼓鐘看到快要著涼的愛染後,思考快速得像是反射一樣,一下子就決定了菜色。

太鼓鐘從食材櫥櫃挑出小罐的紅豆餡罐頭,然後拿起單柄的小鍋燒水,等水滾了將紅豆餡完全融化,再灑上一點鹽巴增味。

深夜烤麻糬太麻煩了,而且吃了可能會消化不良,但只有紅豆湯有些寂寞,所以太鼓鐘又把在食材庫找到的醬油口味小米果撒在裝好的紅豆湯上。

「慢慢吃,有點燙。」

「謝謝你小貞。」

「等你吃了再感謝我,雖然都是現成的東西,但味道還不錯喔?」

因為紅豆湯的熱氣,廚房一時只有呼呼的吹氣聲,藍髮與紅髮的兩位短刀在只開了小燈的廚房裡,偷偷摸摸吃著紅豆湯。一開始愛染有點心虛,但發現了紅豆湯真的很好吃,他也管不了太多,臉頰因為咬著沾上紅豆的米果而有些鼓脹,等到碗底朝天,愛染才發現太鼓鐘正看著自己。

「……你不吃嗎,小貞?」

「我有吃喔,太燙了。」

「原來你怕燙呀。」

「對呀。」

愛染沒有離開廚房,少見地安靜下來,等著太鼓鐘吃完紅豆湯,太鼓鐘要收拾餐具和鍋子時,愛染想幫忙洗碗,太鼓鐘卻沒有答應。

「吃飽身體熱了,睡得著嗎?」

「……大概睡不著。」

「是嗎,那還是待在被窩裡吧,不要著涼了。」

太鼓鐘從爐子前拖來墊腳的凳子,站在流理台前開始洗碗。

「小貞,我告訴你一件事喔,我只和國行和螢說過,沒有告訴過其他人喔。」

「嗯。」

「……我呀,決定明天出發去修行。」

「這樣呀。」

等到水龍頭的水流聲停歇,愛染與太鼓鐘也沒有開口。

太鼓鐘用掛在水龍頭旁的擦手布擦乾了手,然後將鍋具與碗放在瀝水盆上。接著跳下了凳子,再把凳子推回原本放置的地方。

「愛染君。」太鼓鐘牽起愛染的手,低頭看向愛染那直率的金色雙眼。

那是一雙和太鼓鐘自己的赤金色的眼眸非類似的明亮眼睛。

「我可以抱抱你嗎?」

愛染點點頭,太鼓鐘輕輕抱住了比自己略為矮小的少年。

「就算變強了,回來也要和我一起玩喔。」

「嗯。」

「出門小心。」

就算變成了和我不同的「生物」,也請你繼續用那雙金色的雙眼看著我。

在白金台的雨中,太鼓鐘最先看到的是鮮血般的紅,經過了白色的炫光,接著是閃耀的金色。

想讓他看著我。

想要那雙金色的雙眼一直看著我。

太鼓鐘貞宗後來才願意承認,最初這個念頭浮現時,他早已陷入大事不妙的狀態。

對上吹著笛子的獵人可以逃開,但如果是鹿吹著鹿之笛,那到底怎麼該怎麼辦才好?

答案應該是毫無抵抗地,走向前去吧。

毫無抵抗。


--

感謝大家看完這個北極CP

寫短刀談戀愛非常羞恥……

我真是污穢的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寫同人都在挑戰難度越來越高的東西

而且!好羞恥!超羞恥!

這篇文又達到我此生的浪漫情境新高峰了

小貞大概是我寫過最會把人的攻

好強啊小貞

评论(2)
热度(27)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