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髭切&膝丸&秋田] ドーナツ

髭切+膝丸+秋田

沒有CP味

老婆婆本丸


ドーナツ(甜甜圈)



  膝丸藏起來的東西被秋田發現了,那是一盒甜甜圈,手工製作,裝在印刷精美的牛皮紙盒裡,足足十二個,砂糖甜味混合油香沁入空氣,他把紙盒死抓著舉高,不讓那些聞香而來的小東西靠近。

  五隻小老虎、狐狸、狐之助、烏龜,還有沒去出陣遠征的秋田,他們繞著膝丸的褲裙圍成一圈,膝丸不知道該拿這些小東西怎麼辦,總不能在每一隻嘴裡塞一個甜甜圈封口。

  粉紅色頭髮的小男孩也不是真的要和膝丸討東西吃,只是想看看而已,他墊著腳發現自己看不到,一會就疲乏,軟軟地蹲了下來,開始抓著狐之助的尾巴不放。

  膝丸發現秋田蹲了下來,反而放下高舉的紙盒,從裡頭抓了一個沾了肉桂糖粉的甜甜圈塞到秋田手裡。

  「秋田……今天你沒出門啊。這個給你吃,不要和我兄長說。」

  秋田搖搖頭,不收。

  「怎麼了?」

  「我發燒了,留下來看家。喉嚨痛。」

  「吃不下?倒杯牛奶沾著吃呢?」

  思考了一下,秋田點點頭。

  膝丸一手捧著盒子,另一隻手把秋田夾在腋下,拋下一地板的動物園走向廚房,被秋田抓住尾巴的狐之助唉唉討饒,秋田在路途上把牠丟在走廊上。

  本丸的廚房是魔窟,東西太多了,膝丸每次用過東西放回去,總是有人眼尖可以揪出那幾公分的偏移,他從此知道廚房是別人的陣地,想搶下一角總得廝殺。

  秋田坐在廚房的條理台前,膝丸從外頭給他搬了張椅子進來,高度有些不夠,所以秋田跪座在椅子上頭。

  「好吃嗎?」

  「炸麵包好好吃,甜甜的,味道像八橋。」

  「嗯嗯,好吃就好。」

  秋田一手握著甜甜圈,短短地手指穿過了甜甜圈洞,另一隻手勾著馬克杯。膝丸找不到秋田專用的杯子,只能隨便拿個不知道是誰的馬克杯倒牛奶給秋田。

  「還要吃嗎?」

  「吃不下。」

  秋田搖搖頭,他還剩下半個咬得爛爛的甜甜圈,膝丸接過來,兩口就吃光了。

  「牛奶喝完去睡覺。」

  「我睡醒了。」秋田的臉還在泛紅,語氣也迷迷糊糊的,根本還沒清醒:「我想看炸麵包。」

  「不行。」

  「為什麼?」

  秋田的語氣很委屈,膝丸不知道發燒的短刀語氣都能變得可憐兮兮,所以一時之間心軟了下來:「這些都是買給我兄長的,他沒說可以就不行呀。」

  「那我拜託他嘛……」

  「可是兄長不在這裡——好吧,我去找他。」

  其實秋田也吃不下,他真的只是想看甜甜圈沾滿糖霜亮晶晶,撒滿糖粒巧克力片或果乾的樣子,要是別人就會打開盒子,迅速地解決這件事,只是秋田對陣上的是腦袋不怎麼能變通的膝丸。平時膝丸總是和髭切廝混,髭切說只是看看就是想要,要嘗一口就是要吃掉全部,膝丸早就不知道普通的對應是怎麼做的。


  穿著正裝的髭切踏進和他衣著完全不相稱的廚房,他們兄弟怎麼看都不像會下廚的人,髭切好奇地在裡頭東張西望,膝丸忙著燒水沖茶,光找茶葉就讓他手忙腳亂。

  「所以說,今天才要在廚房吃點心?」

  「秋田說他沒看過這種西洋點心,想看是什麼樣子。」

  「我想看漂亮的炸麵包。」

  「嗯嗯,你們還真是任性啊。」

  髭切打開牛皮紙盒,本來放滿十二個甜甜圈的盒子空出了一角,髭切看向膝丸,膝丸心虛地說自己吃掉了,秋田也不敢看髭切。

  「哎呀,你們弟弟果然都很任性,還要不要吃呀?」

  膝丸還帶著手套就拿了一個原味糖霜的甜甜圈,秋田沒有拿。

  「吃那麼少。」

  「兄長吃就好。」

  膝丸拿的口味都是有兩個的,剩下的口味沒有重複,髭切拿了一個沾了淺棕色糖霜、上頭擺了一塊胡桃的甜甜圈,舉在秋田面前:「你看。那個誰呀,這是什麼口味?」

  「鹽味焦糖。」

  「嗯嗯,鹽味焦糖。」

  髭切複述了一次,秋田也說了一次「鹽味焦糖——」,髭切就戴著手套捏起黏糊糊的甜甜圈,一口一口吃完。

  「下一個要看哪個,和你一樣粉紅色的?」

  「那是草莓糖霜。」

  「嗯嗯,草莓糖霜。」

  「草莓糖霜——」

  原味糖霜、肉桂糖粉、白巧克力、抹茶巧克力、黑巧克力。

  伴隨著咬碎糖粒的沙沙聲,髭切一口一口把蓬鬆的甜甜圈吃到肚子裡。偶而喝一口膝丸泡好的茶,髭切的吃相只能用行雲流水形容。

  「弟弟呀,這個是?」

  「楓糖培根。」

  「嗯嗯,有肉的味道。」

  「店員特別推薦的,為什麼有肉的味道?」

  「我不知道呀。」

  髭切把咬到剩半個的楓糖培根遞到膝丸面前,膝丸吃了一口:「……為什麼上面撒了肉?」

  「不知道,現世好奇怪。」

  剩下最後兩個甜甜圈長相一樣,上頭的糖霜是淡黃色的。

  「這個?」

  「檸檬糖霜。」

  「要看嗎?上頭亮晶晶的呢。」

  檸檬醬汁拌著沒融化的白砂糖,甜甜圈有著空洞所以變得柔軟,有著空洞所以沾滿了更多的糖霜,髭切一口咬下,很快地將一整個甜甜圈吞食入腹。

  「最後一個,弟弟你要吃嗎?」

  「嗯?」

  「你不是喜歡這個口味嗎?」

  「那一人一半。」

  最後一個甜甜圈很快消失在兄弟倆口中,吃完了之後髭切脫下黏糊糊的手套丟給膝丸:「拿去洗。」

  「知道了。」

  髭切明明吃了那麼多東西,腹部卻沒有絲毫突出的樣子,秋田盯著髭切的肚子看,想起吃完晚餐肚子總是圓圓的,要弟弟們不可以騎上他的肚子,否則自己會吐出來的一期一振,突然臉皺了起來。

  「嗚、我想一期哥……」

  「那個誰呀,弟弟呀,這孩子為什麼哭?」

  「咦?哭了?怎麼會?」

  膝丸不知所措地搖搖頭,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短刀真有趣呀。」

  髭切抓起秋田,勾著他的腰把人扛了起來,秋田還抽抽噎噎的,沒有掙扎。

  「那我帶這孩子去找哥哥啦。」

  「等等,兄長,一期一振出陣了不在本丸——」

  「那個誰呀,等等會順便帶個哥哥給你,別哭喔。」

  「並不會哭!」




评论(10)
热度(105)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