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下)

先說虐的地方到此為止了,之後回歸亂七八糟風格。

這篇雖然是單獨完結的短篇,想看最後結局請等下一篇。


【現世世界觀DJ PARO】

[石青] Fuck Real Life

[石青][青石] You Make Me Acid

[石青][青石] Misery

[石青][青石] 十面相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上)

[石青][青石] Paradise Has No Border(中)


  沒睡著也沒清醒,意識穿梭在空調壓縮機運轉的聲響裡,偶而隨著冷氣變頻的浮動猛然被拉起再拋擲回去,枕頭巾是潮的,汗水、唾液、還有淚水一點一點地滲入,青江想繼續睡,注意力卻被房間外的說話聲慢慢喚回。

  一瞬間青江忘記自己已經不是正在過暑假的小學生,繼母和生父沒辦法把他從家中壁櫥裡拖出來打,只能倉皇地滾下床舖,藏在窗簾與床架的隙縫,他是那麼地瘦,可以像隻小貓一樣藏匿其中,瞪著凹陷的眼眶瑟瑟顫抖。

  話語像浪般拍打過來,複雜的字彙點綴著柔軟的助詞,讓青江的心臟跟著語言的韻律慢慢緩了下來,是石切丸,他回到這房子了,不知道跟誰在說電話,壓低的聲音變成輕輕拍動翅膀的甲蟲,變成帶著露水搖曳的樹葉,所以青江不再驚惶失措,慢慢地從床底掙扎地爬了出來,撞傷了小腿也不管,一身灰地重新躺回床鋪上,再把自己縮成一團包裹在被子之中。

  「最近的工作都是幕後,也幫忙了不少活動企劃……對,是打雜,打雜很重要啊,不行嗎?小型Live會有參加幾場但大部分時間都在做新曲,什麼?你看了新PV,那都上個月的事了……Demo都有放啊,你自己去聽啦。……有人跟你要我的作品集,那為什麼不找我直接談?我又沒和三日月你們簽經濟約……發片約也不會簽的,我知道自己還沒到那個水準。」

  石切丸說了長長的一段,中間停了幾次,沉默幾秒又繼續講,電話對面的聲音插話的時機絕妙,石切丸的埋怨像是相聲的腳本,又有點嘻哈Flow的味道,跳啊跳、搖啊搖,繞了一圈,買了好久的冷氣嗡嗡作響。

  「不要擅自給出我的號碼,真是的,就算是個好機會,也要在乎程序問題和我的隱私吧,算了,等跟對方談過再說,先掛電話。」

  石切丸這時還不知道稍早見到的鶴丸想起來他是熟人的弟弟,並且堂而皇之地運用人脈坑他,還不用別人出賣鶴丸就有了石切丸的私人號碼,只是給點石切丸面子才沒直接強迫當上門親家。

  雖然石切丸已經熬過拿著Demo燒錄片在各個Live House發送的時期,但作為音樂人生活還是不怎麼穩定,多少會收到家裡援助的石切丸沒在餐飲店打工,但也還是得在沒登台的時候接其他工作。

  主流發片的樂手邀請合作,這個機會石切丸基本上是沒立場拒絕的,照理說石切丸接到消息應該感到振奮,但心底隱約浮現的卻是麻煩事的預感。

  「為什麼要匿名詢問老哥他們呢,音樂人的怪人還真多呀……」

  暫且拋下納悶的情緒,石切丸躡手躡腳繞過地板上的雜物,探進青江當作臥房、實際上缺堆滿效果器、放大器和線材的房間裡,看見青江還好好地躺在床上,石切丸又慢慢地退了出去,完全不知道這是青江死命掙扎過的成果。

  「醒著嗎?」

  「……嗯。」

  青江拼死才擠出聲音回答,這樣子其實不算清醒對不對?但石切丸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我買了對中暑有用的藥回來,是藥師推薦的……對了,你會過敏嗎?」

  石切丸雙手靠在門框上緣,用整個身體將臥房外的光線擋住,青江從被子裡探出頭,逆光讓他看不清楚石切丸的樣子,不過石切丸舉高手讓上衣提了起來,青江努力從模糊的視野中看清楚石切丸的肚子與腰,但他的狀況和生病雙眼被眼屎黏住的小貓沒兩樣,什麼都看不見。

  青江頹敗地縮回被子裡,覺得了無生趣。

  「不知道……應該不會。」

  「醒了就出來吃,我先回去了,明天下午可能有空,你沒出門的話我再過來繞繞。電話聯絡。」

  「好……」

  「要吃飯啊。」

  石切丸的嘮叨還沒聽完,青江又睡了過去。

  這次睡得相當安心。

  「你這混蛋,別給我睡死啊。」

  所以石切丸的抱怨青江並沒有聽到。

  等醒來時,青江家年久失修的冷氣是關閉的狀態,青江不知道是石切丸有設定自動關機,還是冷氣自己故障切斷電源的,青江揉了揉眉間,腦袋因為輕微地脫水而陣陣發痛,他呆坐在床舖上一陣子,才終於下定決心走出寢室。

  稍微簡單地梳洗過後,青江從冰箱裡拿出石切丸儲備的運動飲料沾濕嘴唇,然後才一點點地喝下肚,人工的甜味與酸味刺激著青江許久沒有好好運轉的腦袋,突然有食慾了,想吃家庭餐廳放在鐵板上的漢堡排。

  石切丸整理過客廳,原先亂成一團的矮桌上清出空間,擺上了一個平扁小紙盒與礦泉水,青江沒看盒子上寫什麼,也沒讀說明書,直接拆開包裝,從鋁箔片包裝上取下一顆膠囊吞下,膠囊卡在喉嚨,青江又吞了一口運動飲料。

  從插座拔下昨晚拿去充電就沒理的手機,青江確認時間是中午十一點十分,今天沒有工作,青葉斯卡俱樂部那邊的彩排是下午三點才開始,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讓身體休息,青江開始看這幾天擱置的訊息,紀錄加起來有好幾頁,一時看不完。

  青江又去冰箱拿了一包能量果凍,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昨晚穿上的長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脫下來了,現在下半身只剩下一條拳擊手內褲。

  算了,總有一天會找到吧,青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點進了青葉斯卡樂團的群組視窗。昨晚大家沒怎麼說話,不過燭台切為首的團員都有慰問青江的身體狀況,青江貼了兩三張貼圖表示自己復活了,隨後跳出了畫面,他實在很懶得打字。

  對話紀錄顯示宗三有敲青江私窗,青江馬上點開來看,他們同為沒錢樂手,彼此流通打工資訊和演出機會,不過宗三這次不是說熟人的酒吧需要人幫忙顧店,而是帶來了大消息。

  「鶴丸看上了石切丸,想要把他抓來當新曲vo.(雖然曲子還沒寫完)然後鶴丸要你別裝死,這次編曲有你的份(原音)」

  接下來是個大笑的熊本熊貼圖,青江回傳了Fuck給宗三。

  啊——好崩潰。

  青江打開了電子信箱逃避現實,先回了幾個業務聯絡,有幾個偶像新曲錄音的伴奏工作他答應了,一一把行程紀錄在手機行事曆後,青江打開快要滿出來的來電紀錄。

  果然,從昨晚開始石切丸的來電就灌爆了他的手機。

  要是他還不知道鶴丸準備魚肉自己和石切丸的話,看到這個景象一定會很樂,畢竟感覺實在很爽,而且某方面來說還挺色的。但青江現在的漿糊腦袋沒力氣去想怎麼防堵鶴丸的壞主意,其實他連三十分鐘內自己的狀況都無法掌握,說不定等下就抱著馬桶狂吐,更別說確定自己明天能不能清醒地思考,這種情況下只能任憑鶴丸怎麼開心怎麼來。

  雖然不知道鶴丸是怎麼看上石切丸的,不過鶴丸看人眼光很毒,應該是哪裡知道了石切丸的潛力,但就算鶴丸對他評價再高,石切丸大概也會被鶴丸電到飛起來吧,說實在青江很期待,好想看看在鶴丸磨練下石切丸脾氣會多爛——不對、是能交出怎麼樣的成果。

  青江的指尖滑過一排訊息,拉到螢幕最下端,石切丸最後的來電是早上九點半,石切丸到底是沒睡還是已經起床了?他怎麼會以為青江那時候有辦法醒著呢?

  唉,好想聽石切丸罵人呀。

  等到青江回神時,他已經按下回撥,而且石切丸也接聽了電話。

  「喂?醒來了嗎?身體還可以嗎?有沒有好好吃藥?」

  青江沒能開口,石切丸慢吞吞的語速對現在的他來說和連珠砲沒兩樣。

  「你知道鶴丸團長邀我合作嗎?說下個月錄音。」

  下個月錄音?歌還沒寫完呢……

  「……我剛才聽說了,所以你才早上九點打過來嗎?」

  「呃、嗯,抱歉我有點激動。」

  「沒事,我也沒接到。鶴丸老人家起得早,你一早接到聯絡應該嚇一跳吧。」

  「超級。」

  「驚嚇是鶴丸的人生綱領,知道你嚇到了他會很開心。」

  接著對話陷入了一段不短的空白,大概有十來秒,手機通話費有不便宜,但青江還是放在那裡耗,妄想聽到的雜音是石切丸的呼氣聲他也開心。

  就在青江快要可以編織出一個宏大的性幻想時,石切丸開口了。

  「你當初為什麼會和鶴丸他們合作?」

  「嗯……」

  石切丸會問這個問題、就代表鶴丸沒用青江當成功範例來推銷自己的樂團,等於石切丸還不知道當初青江更勝現在要死不活的慘況,不知道也好,應該說不知道更好,青江認為自己的過去不值得一提,雖然說出來石切丸一定會更同情他,但青江還是知道不可以把人往下拖的,泥沼呀、無光的深海呀,腐食累積的沙底呀,雖然是不怎麼大不了的創傷,青江自己可以漂浮在污水上,但把人拖下水的話,石切丸會死掉的。

  況且青葉斯卡俱樂部又不是什麼匿名戒酒協會,宣傳青江更生歷程有什麼意思,石切丸自己的淨化能力還比較強,不過青江不會說的。

  「他跟我說了一句話,我覺得很棒,所以他們在關東活動都會幫忙。」

  「說什麼?」

  「鶴丸說……鶴丸先生說,天堂是沒有界線的。」

  「嗯?」

  「青葉斯卡俱樂部是沒有限制的。」

  「這樣啊。」

  殺死自己,可以到達的地方就是天堂喔。

  不過自由的滋味太過寬廣,為了擠在一起取暖,青江把自己變成了十個人。

  天堂沒有界線的話,自己做出界線不就好了嗎?

  不然的話,會怕嘛。

  「可以玩很多東西喔,要來嗎?」

  「還在考慮呢。」

  所以青江本來什麼也不說,絕不傳達自己的感情,只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學男生一樣,專門惹人厭,比起索討關愛的眼神,變成石切丸心中最惹人煩的討厭鬼更能成為青江的生存價值,單方面的戀愛不需要長久維持,只要拖延到青江忘記自己的情感為止就足夠。

  「……有句話還是要先說,鶴丸是個超級虐待狂,他不會手下留情的。」

  「好可怕啊。」

  「很讓人期待吧?」

  青江笑了出來。

  裝作什麼傷害都悉數收下的堅強樣子,青江覺得今天自己也能撐下去。

  青江搞不清楚「青江們」怎麼會不約而同地向石切丸告白,太古怪了,每個青江應該都不打算得到回報,那為什麼要去追求呢?

  讓青江們不由自主地同悲同喜,那份不明所以的動搖,石切丸有感受到萬分之一嗎?

  怎麼辦,好害怕啊。


--

青江能不能追到石切丸就看下一篇了

忍不住想幫他加油

……我實在很害怕旗子插錯走到無CP結局(沒用的作者)

评论(6)
热度(40)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