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蛋與貓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5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2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3

[あんスタ][零晃] 好狗狗4


05.

 

  電吉他刷下去,直白、毛躁、有點小小的複雜,晃牙重複演奏同一段Riff,零躺在棺材裡看不見晃牙的表情,但八成很得意吧,的確是不錯的演出喔,但這樣的自滿在十分鐘後就會消失無蹤,膩了,想要更好,總是追逐自己的尾巴,偶而也會察覺咬下滿嘴毛自己也會刺痛不已。

  狗就是這樣的生物。

  音箱的振動透過棺材的木頭傳來,酥麻,晃牙的聲音加進來,不是嘶吼,是盡可能壓低的甜美,慢慢進入主題?嗯,這樣的狗狗真稀奇,自己還是別出棺材了吧,雖然零很想隨著節奏搖擺,但也要給晃牙自己的空間才行,自家的狗狗很害羞。

  被人看見就不會咬著捲筒衛生紙甩頭了,這樣可不行。

  白色的紙屑四散,打翻水盆與空空的飼料盆,吃光乾糧袋裡的食物,盡情嚎叫,主人不在家,真好對吧,拖著長長的捲筒衛生紙,然後扯斷,重複的樂句換成D大調再來一次,沒錯,繼續嘗試,搖擺、歪斜、支配,說服我吧。

  接著拔高,繼續拔高,尖銳的金屬聲刷過,零好想跳出棺材,這需要一些Bass-line,加入不適合自己的爽快節奏,更直覺一點,更難以解釋一點。

  然後樂聲戛然而止。

  零覺得自己看到晃牙搖動耳朵,抽著鼻子,遠眺彼方的樣子。主人要回家了嗎?沒有喔,我一直在這裡,一直睡著,一直死著,所以繼續吧,可愛的小狗,讓我聽聽你胡鬧的樣子。

  輕音社的門打開了,葵雙子走進來,晃牙開始和他們聊天,零聽見電吉他放回架上的聲音,好失望,零一直想著要什麼時候出棺材,他好想看看滿天狼藉的房間,好想看看張大嘴喘氣的狗狗,真想拉出他的舌頭卷在手指上,真想摸摸犬齒呀。

  零不滿地張開眼睛,棺材裡一片漆黑。

  雖然他知道晃牙不會讓自己看見想看的東西,狗狗呀、可是很愛面子的。

  棺材外的人們走動著,有誰在調整爵士鼓,上次晃牙和零打架的時候鼓棒亂飛,不曉得找回來了沒,自從打架過後零就被雙子「請求」暫時不要打鼓,真是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朔間學長今天在嗎?」

  ひなた問。

  「太熱了,在棺材裡躲陽光。」

  「這麼熱學長睡得著嗎?不會中暑?」

  ゆうた看向棺材,他光是在有風扇的地方都汗流浹背,很懷疑不耐炎熱的零是否有辦法待在那麼悶熱的地方。

  「嗯……吸血鬼混蛋聞起來不太清醒,但也沒有不舒服的樣子,應該在睡覺吧。」

  「要怎麼聞出來呀?」

  「產生壓力的時候每個人的味道都會變得刺刺的。」

  「「刺刺的……?」」

  葵雙子好像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睡覺或做夢的時候味道粉粉的。」

  「為什麼是粉粉的?」

  ゆうた繼續追問,他比較不能接受不合理的東西。

  「就是吸血鬼混帳睡覺的味道。」

  晃牙現在一定是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狗是不會懷疑自己的。

  零養的狗就是這樣的生物。



评论(4)
热度(40)

© 什錦炒蛋與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