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錦炒貓與蛋

文章放置處。
什麼都吃,最喜歡JUMP!
好像沒在這裡說自己叫什麼過,我叫阿歷。
刀劍亂舞 & あんスタ進行中
錯字山多。

[ジュンひよ] 短打2

[ジュンひよ] 短打 同一個設定


  少爺就是少爺,ジュン在心裡嘀咕,蹲在日和身前把手探入水盆裡,白皙的腳掌不經磨不經燙,如果是別人的手就可以過熱水嗎?的確可以。ジュン在水盆裡倒了一些冷水,才讓日和雙腳踏入盆中。

  有錢人家連水盆材質都和平民不一樣,與日和一起生活前,ジュン才不知道琺瑯到底是什麼材質,也不知道琺瑯導熱快,往裡頭倒了熱水,軟軟的腳底一踩上去就感受到燙,第一次幫日和泡腳按摩時,日和一喊燙,ジュン第一時間只能雙手下水捧起那雙腳。

  現在的話,ジュン只會冷淡地說「おひいさん覺得燙把腳抬起來不就好了嗎?」,隨著經驗累積,人皮這種東西可是會長硬的。

  但おひいさん...

[斑零+敬零] They said it changes when the sun goes dow

和朋友出的零受合本稿子

時間點一年前

敬零是過去式

不實用的哀愁小車車


點我

[石青] 週末日記

台灣石青only的合本稿

現代paro


有人說我都沒在寫石青文了

其實我有寫只是都收在合本而已(。


週末日記


「我出門了。」

青江關上門前向在盥洗室刮鬍子的石切丸招呼了一聲,石切丸半張臉上都是刮鬍刀泡沫,領帶也沒打上,還掛在襯衫領子豎起的脖子上。

石切丸搖搖刮鬍刀當作打招呼,不知道青江有沒有看到。

慢慢地刮完鬍子,又慢慢地洗了整張臉,厚實的手掌將細細的領帶打成溫莎結,石切丸覺得難得目的地一樣,週末一起出門沒關係吧?石切丸連抱怨都來得有點緩慢,不滿的對象早就離家不知幾百尺遠。

石切丸和青江出門的時間總是錯開。

住在一起,自然是從同一棟大樓出發,不過...

第一次做娃服就做了一件黑道古著大衣(。

下次一定要做普通的衣服ToT

[千奏千+斑] 口中之石試閱

千奏千 feat. 斑


血絲與大量的口水混合,加上泛起的胃酸,嘴中的異味讓千秋聯想起裝在鐵罐裡腐敗的蘋果汁。出生在安樂的家庭,連浪費食物的機會都沒有過,千秋明明不知道腐敗的蘋果究竟會散發出什麼氣味,但大腦就是能夠擅自做出聯想,這底是怎麼回事呢?


不斷地嘔吐,嘔出了這個身體根本不可能容納的量。在失去意識之前,千秋腦中只想著對現況無關緊要的腐敗果香。



「千秋,沒有睡好嗎?又太『勉強』自己了嗎?」


奏汰軟軟的聲音滲進意識之中,千秋才得以從疲憊而糾結成塊的意識中回過神,抬起頭看向奏汰。


坐在空蕩的三年A班裡,桌面上是寫到一半...

[貞愛染] 現paro

以前寫的


突然意識到自己看得見太鼓鐘的髮旋,這讓愛染忍不住一直盯著看,平時看不見的視角太有吸引力了,班上的大家絕對想不到,那位一直很帥的「小貞」,現在會單膝跪在他的身前吧。

「鞋子會不會太緊?」

「啊、鞋帶不用幫我綁啦!」

「沒關係,順手而已。」

愛染平時打的豎起來的蝴蝶結不一樣,太鼓鐘很快就打了一個比例均衡,形狀也完美與鞋子垂直的結,而且看起來很穩固,愛染忍不住佩服起太鼓鐘。

不過都上小學五年級,還讓人幫忙繫鞋帶實在太遜了。愛染想要自己綁另一邊的鞋帶,但又捨不得破壞兩隻腳的平衡,所以還是忍著讓太鼓鐘幫忙。

愛染只能一直盯著太鼓鐘的髮旋看。

「你的腳是22公分呢。」

「嗯...

[紅敬] Sorry

ABO paro

紅郎A敬人O

很純情的 砲 友 設 定

紅敬有敬人前男友零/前砲友涉/英涉英描述

怎麼雷怎麼來

OOC屬於我


連結

[刀劍][雙狐] 短打

鳴狐沒有直接出現但存在感很強
內容是《四時茶飯》的小狐丸和三日月鬼扯淡。


「三日月,小狐覺得新來的美髮師一定對小狐有意思。」

三日月又躺在小狐丸家的沙發上,小狐丸端著兩疊手工精製的水信玄餅過來。三日月看了看點心擺盤上頭還有點綴露水的繡球花,已經知道小狐丸陷入了什麼狀態。

「常去的那家美髮沙龍這次不是讓笨拙的助理洗頭,而是直接讓義大利歸國的設計師幫小狐洗呢,這位設計師的手法不一樣,看看頭髮是多麼柔軟蓬鬆有光澤。」

小狐丸獻寶似地捧著自己的髮尾,三日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但感覺不出差異,都毛毛的。

「設計師親自幫你洗是因為每次抱怨很煩吧。」

「才不是!小狐說要換洗髮精,設計師就開了...

[刀劍][髭膝] 短打

噗幣點文

鶴丸登場&膝丸沒有出場但存在感很強

「髭切,髭切——」

鶴丸靠在椅子後背,喊著坐在斜後方的髭切。髭切將立領外套披在肩上,坐著端正地捧著文庫本閱讀,完全沒有理會鶴丸的意思。

「髭切!可惡完全不理我……喂!喂!混帳東西~」

高中男生的用字遣詞通常很粗魯,鶴丸的外表看似纖細美麗,但粗魯程度可是高於平均值,那呼喚寵物都讓人覺得不適當的語氣卻成功呼喚了髭切,終於讓人從書冊中抬起頭。

「叫我?」

「為什麼每次都得這樣搞才有反應啊,對自己名字也太沒認同感了吧。」

「唔……隨便啦,名字這種東西什麼都可以。怎麼了嗎?」

「你弟不是比我們小一年級嗎?我有個小弟跟他同班,聽到了有...

[千奏千] On Your Side

極短篇

攻受沒差


  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流星隊團練,深海奏汰穿著三年級的綠色運動服,打開門走出練習室。不到十分鐘後,深海奏汰穿著夏季的短袖制服走了進來。


  翠注意到奏汰的制服口袋上的刺繡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乳牛,還發現千秋突然動作僵硬地停下一切的動作,直盯著走進門的深海奏汰看。


   「千秋,我想吃『壽喜燒』。」


  說完,奏汰露出了微笑。那個笑容和往常不太一樣,翠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沒那麼治癒嗎?好像也不是。但聽到奏汰這句話,千秋幾分鐘前還在大笑的表情戲劇性地轉變了。睜大眼睛,迅速積蓄的淚水沒有從眼眶中滑落,他就這樣用異常明亮的雙眼看向奏汰...

© 什錦炒貓與蛋 / Powered by LOFTER